· 贼猫全集 · 古董局中局 · 民调局异闻录 · 藏地密码

贼猫

贼猫    作者:天下霸唱

  话说自古两军交锋,向来是兵不厌诈,太平军中的掘子营,昨晚趁着夜色挖开了一条地道,白天佯攻了半日,下午又不断遣兵骂阵,要引官兵出城决战,实则都是虚晃一枪,暗中早已把地道挖得又深又阔,并往里边运送了大量火药,打算等到入夜后点燃引线,一举炸毁灵州城坚固高大的城墙。

  但灵州城里也有高人安排,把城防布置得如同铜墙铁壁一般,而且知道太平军惯用穴地炸城的伎俩,故此事先有所防范,在城根前的地下暗藏了许多五雷开花炮。太平军对此没有丝毫防范,果然有军卒无意中触发了暗炮的炮信,并且引爆了己方运入地道的火药,当场就有一千多人被炸为了齑粉,纵有侥幸没死的,也都给崩塌的土石埋在了地下。

  由于暗道中的火药实在太多,爆破的威力非同小可,震得城基都跟着颤了三颤,又摇了三摇。南城中距离城墙较近的房屋也被震倒了一片,压死了许多灵州军民。

  这时集结在南门外的粤寇,趁着城上守军混乱,在一阵阵鼓角声中调动大军,举着密密层层的重盾,架起云梯向灵州城猛攻而来。

  城上守备的团勇仍是用劈山炮、抬枪、火铳、弓箭、灰瓶、礌石相击。但这股太平军都是粤西老营里的精锐之师,从南到北身经百战,不是拂晓时攻城的乌合之众可比,早把高大厚重的皮盾藤牌结成阵势,将头顶遮得密不透风,盾牌上多是包有铜皮,挡住了狂风骤雨般袭来的矢石枪弹。

  官军只好不断用劈山炮和虎蹲臼炮轰击,虽然也杀伤了许多敌人,但那些太平军来得好快,犹如一股股猩红色的飓风。先锋营奋不顾身地抢到前边,用沙袋填平了深壕,后边的大军一队接一队拥过深壕,攻到了火炮射击不到的城根死角里,随即竖起云梯,争先恐后攀向城头。

  当先爬城的太平军兵卒,都是些身手矫捷不输猿猱的少年之辈,个个精瘦黝黑,矢石敢当先,生死全不惧,攀梯登城如履平地,只要他们上了城头,形成与敌军短兵相接的混战,这灵州城多半就守不住了。

  城下的无数太平军将士,见那先锋营顷刻间就上了城头,都道是城破在即,顿时士气大振,发了狂似的举着刀枪呐喊起来:“进城杀尽清妖!杀尽清妖享太平!”喊杀声好似山呼海啸,吞没了一切。

  马天锡虽懂兵法,毕竟不是武将,先前被地底的爆炸震得遍体酥麻,由身边的随从们抬到城楼里,缓了好一阵子才回过神来。此时听得城头上一片大乱,急忙起身从箭孔中向外张望,一看这阵势他就知道攻城的是粤寇精锐,灵州团勇虽然凭借火器犀利,舍生忘死地与敌军恶战,但已失了先机,眼瞅着就挡不住了。

  马天锡确实是个临危不乱的帅才,他急忙命人在城楼上挑起一串红灯笼。这是以红灯为号,告知各营团勇,要同时使用“殇水”御敌,这正是“运筹帷幄元帅事,冲锋陷阵将士功”。

  灵州城是座千年古城,历来属于兵家必争之地,在城墙后设有多处藏兵洞。马知府头天晚上就已安排了许多兵丁,在藏兵洞里搭起炉灶大锅,烧沸了一锅锅的殇水。这殇水是用热油,混合以粪便、石灰加以熬制,煮熟了无数来回,此时正自烧得滚开,用木桶装了,自女墙后一桶桶递上城墙,再从城头上整桶整桶地泼洒下去。

  厚盾重牌虽能挡住滚木礌石,却挡不住有质无形的流质。人体肌肤只要沾上滚烫的殇水,立时就会生出一大片燎泡,迅速溃烂流脓,噬肌腐骨,直至露出白花花的骨头。倘若是手足被烫伤,还可以让同伴及时用刀斧斩断肢体保存性命,可一旦是身躯和头颅碰到个一星半点,连神仙下凡、华佗在世也救不回来了,最是歹毒无比。

  城上守军泼下滚沸的殇水,立时烫死烫伤了无数太平军,已攀云梯上的也纷纷惨叫着翻落下来,拥至城下的部队也乱了阵脚,死在殇水下的太平军不计其数。大队人马不得不向后退却,灵州团勇趁机在城头用火器轰击,又使太平军留下了一大片尸体。

  马大人虽然表面看起来慈眉善目,实则一向心狠手辣,是个贪杀的阴险性子,眼见城下尸积如山,他连眉头也不曾皱得半下,只是暗恨此时好不容易打得粤寇主力溃不成军,却没有大队官兵在外围劫杀,否则定可将其一举扑灭,成就一场不世的奇功。

  至于太平军在灵州城下遭受重创溃败之后,城中军民是如何如何休整戒备的,自然不在话下。单说张小辫裹了神獒的狗头,在当天拂晓时分从荒葬岭回来,恰好遇到粤寇打城,他见势不好,急忙掉头躲进了山沟。只听灵州城的方向杀声震天,也不知战况如何,不敢轻举妄动,直等到黄昏了,见到大批太平军溃退下来,枪炮声也渐渐没了,他才敢在入夜后潜回城下。

  整日的激战过后,灵州城各门紧闭,张小辫摸着黑来到城门前,见城下的死尸是一层压着一层,中枪带箭的、缺胳膊没脑袋的、肚破肠流的……怎么死的都有,连壕沟里全给填满了,野猪、野鼠们争相而食。不免看得他触目惊心,急忙把一支响箭射到半空,让城头的人放下竹筐来接应。

  那孙大麻子在城头上苦等了一天一夜,其余的公差早逃散了,但即便是同太平军打到最激烈的时候,他也始终留在城墙上,唯恐错过了张小辫的信号,眼看天都大黑了,还以为张小辫必是死于乱军之中了,正想找个由头出城去寻他尸体,却在这时听到响箭破风,赶紧放下竹筐把张小辫接了上来。世人的交情大多是“利”字当头,黄金不多交不深,不图利的也多半只是口头交情、酒肉朋友,但他二人是一同逃难出来的生死患难之交,自非寻常可比,此时见对方脸上全是血污,却幸好都还活着,各自欣喜不已。

  张小辫同孙大麻子稍稍整顿衣衫,便一同前去拜见巡抚马大人。粤寇大军溃退后,在几十里外收拢兵甲,此时仍然紧紧围困着灵州城。马大人也没敢歇着,一直忙着清点伤亡,以及向各处部署调遣兵勇,听闻张小辫从荒葬岭回来了,未知此去成败如何,急忙传他们进来。

  张小辫施过了礼,把背上的包袱解开,让众人观看那颗狗头,并把来龙去脉简要说了一遍。他知道凭自己的口舌瞒不过马大人,不敢信口雌黄,此去的经过多是如实说了,唯独没提及林中老鬼只言片语。

  其实堂上聚集着许多官吏,大伙在碎剐潘和尚的刑场上都是亲眼见过荒葬岭神獒是何等凶恶,想不到竟会被张小辫这小子独自擒杀,不免全都咂舌不下,谁也不敢相信这事会是真的。

  只有马大人显得喜出望外,他抚掌称快,赞叹相猫之术果然不是等闲的手段,竟能驱使猫子盗灯偷油,迷倒了神獒,这教逢强智取,真是匪夷所思。至此更是对张小辫另眼相看,他又告诉众人以前有个比喻:说是居住在海里的老鳌见了海天广阔,就欺负井底之蛙最多只见过巴掌大的天,它却不知道佛祖驾前的金翅大鹏鸟,只在一展翅之间,便能够飞到了天涯尽头。所以才说山外有山,天外有天,海水难以斗量,凡人不可貌相,须知韩侯、蒙正这些古代的大人物,早先也有困顿不遇的时节,休要将肉眼俗眉来看待英雄踪迹。

  众官吏赶紧连连称是,这张牌头深藏不露,果然是有些真本事,又都借机称赞马大人是慧眼识英雄,能够广辨天下奇人异士,选拔人材更是不拘一格,吾辈望尘莫及。今天先是大破粤寇,又为灵州城除去了一桩大害,实是可喜可贺,圣上闻知必然重用,看来马大人荣升之期指日可待了。

  马大人当下嘉勉了张小辫一番,赏了许多钱物,让他暂且回去好好歇息。张小辫终于在人前显了些手段,虽还算不上扬眉吐气,仍不免暗自得意,只道自己是困龙遇水,离大请大受的发迹光景已不远了。张三爷生来就不是凡夫俗子,不搏他一番远乡异域尽皆知闻的高名流传不朽,就太对不起咱身上这点本事了。古人说:凤栖于梧,龙跃于渊,物有所归,人各有命。岂是做白日梦的妄想?

  张小辫志得意满,领受了赏银,同孙大麻子回到宿处,吃足了酒肉,也不管天南地北了,倒头便睡,接连做了一夜升官发财的美梦。他正睡得如同身在云端,梦中只觉天高地广无拘无碍,却忽然被两个做公的从床上硬生生揪了起来,说是马大人要他火速前去听令。

  原来灵州城里出了一件奇事。头天傍晚粤寇在城外炸塌了地道,虽然没有损坏城墙,但南城边上的一片房舍被震塌了几处,清理废墟的时候,扒开碎石乱瓦,见地下被震开一条大缝,不断往外喷涌了许多白茫茫的云雾。初时也未见怎样,可随着白雾越来越浓,那云气凝聚变幻,久久不散,逐渐形成了一座古塔的影子。虽然只是轮廓,但一十六层的八角玲珑宝顶,每一层都真切异常,甚至连椽檐崩毁剥落之处,也清晰可辨。

  白雾幻化成的古塔高上青天,大逾常制,从地底缓缓升起,一动不动地浮在半空,此时红日高悬,浮云净扫,四周碧空无际,如镜如洗,唯有那团形如高塔的云雾聚而不散,显得奇诡难言。城中纵有见多识广之辈,也不知何以有此异象。

  连城外的太平军也全都看得目瞪口呆,人人遥相观望,个个心下骇异,还以为是城里的清妖使出了什么邪法,只得暂时罢了攻城的念头。灵州城里也是一时间人心惶惶,谣言四起,有的说是震开了什么妖洞、鬼府,有的说那是地底怪莽吐雾。众说纷纭之下却谁也不敢下去探明真相,还有人给巡抚马大人出谋献策,说这云中塔影来得古怪,不知到底主何吉凶,料其根源必在地下,咱们府衙里做公的有三班四快,其中顶属张牌头艺高人胆大,出了众的眼明手快,而且更是怀有异术在身,养兵千日,用在一时,何不就此遣他下去一探究竟。

  这正是:“水底丢针水中寻,海里失宝海中捞。”欲知后事如何,且听《贼猫》下回分解。

Average Rating: 4.8 out of 5 based on 173 user reviews.

下一篇:
上一篇:

“”下有22条评论.
  1. 阿飞 says:

    世人的交情大多是“利”字当头,黄金不多交不深,不图利的也多半只是口头交情、酒肉朋友
    太精辟了

  2. 路人甲 says:

    二代水影放大了!

  3. 老鼠王 says:

    好多死尸!我喜欢吃!

  4. 豹猫 says:

    老胡接招:你、你是垂帘听政站过岗,甲午海战臭过膛.辛亥革命投过降,军阀混战钻过墙.万里长征洒过汤,抗日战争说过亡.三大战役装过伤,解防南京放过蒋.抗美援朝不过江,十年动乱退过党.拔乱反正审过堂,自卫反击吓过羊.六四期间称过王,收到白条上过访.搞活经济炒过房,投资股市撞过墙.出国劳务挨过抢,加入传销撒过网.扫黄打非从过良,试问谁人比你‘强’!

    暴强啊这是!

  5. 小猫耳朵 says:

    这次是不是又要我上场啦~

  6. 通宵看贼猫 says:

    前面的掘子营挖墙角破城的感觉好像魔戒里兽人大军攻打圣盔堡的样子。。- –

  7. Ligz - 刚 says:

    水底丢针水中寻,海里失宝海中捞

    哈哈哈

  8. 猛哥 says:

    那塔下 呼 的一声蹦出来了个哪吒!把城外的太平军杀了个片甲不留…..

  9. 宇智波鼬 says:

    小猫,你不是下来了的吗?

  10. 我是一片芒果,果果果。。。 says:

    1千人:出场就挂了?给个特写不?
    城墙:我轻轻抖了下,大家别怕,不是地震。
    殇水:渴了,喝一口?
    黑猫:谁来救我?我还挂在灯上。

  11. 爷,姑娘炮了 says:

    哎,那么个傻必啊

  12. 看~那边有人有毛病!!! says:

    不爱看还看, 有病吗?

    还一直骂!!!

    傻逼~

    毛病…

  13. 今生注定 says:

    老胡接招:你、你是垂帘听政站过岗,甲午海战臭过膛.辛亥革命投过降,军阀混战钻过墙.万里长征洒过汤,抗日战争说过亡.三大战役装过伤,解防南京放过蒋.抗美援朝不过江,十年动乱退过党.拔乱反正审过堂,自卫反击吓过羊.六四期间称过王,收到白条上过访.搞活经济炒过房,投资股市撞过墙.出国劳务挨过抢,加入传销撒过网.扫黄打非从过良,试问谁人比你‘强’!

  14. 今生注定 says:

    写地不孬!算是个人才吧!哈哈!

  15. 神经过敏 says:

    不喜欢看别看!!看人那么多了还屁话一撮儿,一个个跟有病似的~~

  16. 惊残孤血 says:

    很不错啊

  17. Monica says:

    曾国藩是不是马大人的原型啊?

  18. 胡八一 says:

    前清时期坐过堂,北洋军中扛过枪,武昌城里落过荒,北伐战争帮过忙,军阀混战称过王,南昌外围受过伤,万里长征翻过墙,敌后抗战偷过羊,决战平津扒过房,横渡长江喝过汤, 鸭绿江边喂过狼,炮击金门擦过膛,自卫还击骂过娘,改革开放扫过黄,随军下海从过商,香港回归接过防,舰艇出访漂过洋,还有谁能比我狂?

  19. 傻逼一个.! says:

    志盗始皇陵:
    我擦 你们这帮一帮 傻X 哎

  20. 白浅 says:

    这家伙 你不爱看就别看还非追着看

    用不着七老八十 上过学的都应该看得懂吧

  21. 莫名其妙 says:

    我看你一定是七老八十的了吧

    不过的却是挺适合你的

  22. 志盗始皇陵 says:

    真是好评书。
    哈哈。
    美好的回忆。
    想起了以前的杨家将。
    呼家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