贼猫全集-
 
· 贼猫全集 · 古董局中局 · 民调局异闻录 · 藏地密码

贼猫

贼猫    作者:天下霸唱

  且说张小辫同那黑猫躲在剑炉石殿上,探出脑袋来,偷眼窥探荒葬岭中的动静。此时天上的星星差不多都出齐了,借着清冷的星辉月光,只见大群野狗在狂吠声中,正将一窝狐狸赶入绝路。

  山中成群结伙的野狗们,专门在坟茔地里撞棺材扒坟,拖拽出尚未腐烂的死人尸体充饥,平时也会捕捉荒坟野地里的狐兔之属来吃。母狐狸身上有条臭腺,遇到危险时会和黄鼠狼一样放出臭气,被称作”狐烟”。

  这股烟色浓绿,不似黄鼠狼的屁那么恶臭,却有迷乱神志的作用。狗鼻子最灵敏,一旦将狐烟吸到鼻子里,轻则五感俱废,在狂奔中一脑袋撞在石头上,不免头破血流骨断筋折;重则立刻口吐白沫,倒地抽搐不已,最后心丧神迷,变成一条疯狗。

  狐狸精善能迷人的传说,并不完全都是空穴来风的迷信观念,荒葬岭的野狗们似乎深知狐性,在后边赶得虽急,却始终把那窝狐狸放出一段距离,不给它们有机会放出狐烟,只是将其撵至山谷深处,待到对方筋疲力尽了,才会蜂拥上来一举成擒。

  这窝狐狸中为首的是条老狐,看起来已有百年之寿,全身通红似火,前额上有一块白斑,乍一看就好像长了三只眼睛。它嘴里叼着条小狐狸,带着另外两狐一路狂奔,屡屡使出诡计,想要摆脱野狗的追击,奈何这是老天爷降下大劫相逼,始终未能得逞,眼瞅着气力衰竭,前边又被石壁拦住了去路,自知气数已尽,只好停下来闭目待死。

  野狗们见群狐已然是插翅难飞了,便在山谷里将它们紧紧围住,只是龇牙咧嘴不住狂吠,却并不急于上前撕咬,就如同猫捉耗子一样,先要三擒三纵,在吃掉之前尽情耍弄猎物。

  几只大小狐狸被吓得全身发抖,悲悲切切流下眼泪,而那三眼老狐似乎不甘心引颈就戮,从口中吐出一枚红丸,晶莹圆润,如珠似玉。此狐以前曾机缘巧遇,在深山中服食过一株千年灵芝,又躲进坟地里藏了多年,每晚对月吐纳炼气,竟然得了狐玉在身,此物实有起死回生之效。它如今已是走投无路,便想以玉换命。

  有道是犬有犬宝、牛有牛黄,老狐体内的石子便是狐玉了。那些野狗子虽然俱是乌合之众,却也识得狐玉实乃珍异之物,吞到肚子里少说都能添几十年的寿数,真是个个眼馋,正想拥上前去争抢,就听深夜里一声牛鸣般的嗥叫。嗥声激烈昂扬,势动苍穹,不禁吓得大群野狗们全身颤了三颤,哆哆嗦嗦地夹着尾巴齐向后退。

  只见一头体大如驴的巨犬,一道黑烟似的从山上下到谷中,正是荒葬岭里的神獒。这鞑子犬纵身一跃,就到了三眼老狐面前,一口吞了狐玉,转身就把两条大狐狸当场按住咬死,掏出两颗心肝来吃了,就着死狐腔子中还热乎,又咕咚咕咚饮起了鲜血。

  此时三眼老狐在旁看个满眼,身上又被溅了许多鲜血,吓得体如筛糠,直到猛然醒悟过来,那神獒已经饶了自己和小狐狸的性命。它死中得活,赶紧叼起它的狐子狐孙,头也不回地狂逃而去,转眼间就消失在了茫茫夜色中。

  等那神獒喝够了狐血,才把两具狐尸留给其余的野狗享用。不过僧多粥少,不消片刻,野狗们便把两个死狐狸,连皮带毛啃了个干干净净,其余没吃饱的也不敢抱怨,只好再去附近的坟场里刨死人逮兔子。

  那神獒两眼目光如炬,一边用舌头舔着自己嘴角上挂着的狐血,一边阔步向剑炉行来。这炉间尚有许多铸剑时所留的精铁,它常将此地作为巢穴,以养体内暴戾之气。

  张小辫躲在剑炉石殿的房顶上把经过看了满眼,不觉已吓出了一身冷汗,心知这鞑子犬在漠北草原上,是可以搏杀豺狼虎豹凶兽的,怎敢把它等闲视窥,但眼见神獒进了剑炉石屋,果然于林中老鬼所言一致,暗道:”正是张三爷的时运来了,这恶犬今夜既然进了此地,就算是三头六臂背生双翅,也定让你有来无回。”当即横心竖胆,同那黑猫两个伏在石梁上,蹑足潜踪,悄悄地向石殿后面爬去。

  神獒吃了两头狐狸的心肝,又吞了老狐的玉丹,那都是至热之物,不免觉得胸腹间燥火大动,要回破石殿里寻个避风的所在歇息一阵。它是何等敏锐,不消抬头去看,已知殿顶石梁间有些异常动静,占风辨气便已知道,多半是两个过路的野猫,尚且不够给自己塞牙缝,便也不去理会,径直来到后殿,伏在天字炉前静卧。

  张小辫在石梁上躜行了一阵,也来到后殿屋顶。这里石墙半塌,天空中皎洁如水的月光,从殿顶豁口处漏将下来,映得银霜满地。借着月光一看,那神獒就卧在炉旁的一座石台上歇息,它头顶的屋梁上悬着三个青铜灯盏,每一个都有脸盆般大小,上面扣着铜盖,分别饰有星斗纹路,铜质久经风吹雨打,都已显得斑驳苍绿不堪。

  这三个灯盏可非比寻常,名为星星盏,乃是战国时期的青铜古物,是当年给诸侯王铸剑的时候,用来保存剑炉中火种的铜灯。要造锋利绝伦的宝剑,除了要有手段高超的铸剑匠师,以及深山中五金之精的材料之外,还必须有天火烧炉,而不能随便用人世间的凡火,非得如此,剑成后才能蕴有龙吟虎啸般的凛然剑气。

  但取天火的时机,是可遇而不可求的,要等到有雷电劈中了千年古树,才能借到真正的天火火种。石殿中吊挂着的星星盏,正是当时用于储存天火的铜灯。

  历经了千年沧桑,到得今时今日,那铜灯里的火早已熄灭了,但盏内的灯油还在。这星星盏分为三个部分,一是青铜灯体,二是灯芯,三是铜灯里面的灯油。灯芯是个捻子,大部分都浸在灯油中,此时灰尘久积,星星盏上盖满了尘土,早将灯口封堵住了。

  张小辫伏在梁上看了一阵,就伸手去捉那黑猫,想要按林中老鬼之计擒杀神獒,由于他身上着了猫仙爷的行头,黑猫自然视它为同类,还以为是要作耍,喵呜叫了一声,嗖地从石梁蹿上了屋顶。

  张小辫一手抓了个空,暗骂一声”贼猫,逃得恁般快”。他想上屋顶上把黑猫捉回来,但身在极高的石梁上,望望下边都觉得眼晕,勉强挪到此处,已觉得手脚酸麻,更何况人不比猫,怎敢在梁柱屋顶间任意登高攀爬。

  眼下在荒葬岭的剑炉当中,要是没有这只月影乌瞳金丝猫,张小辫便难以成事。他看了一眼梁下,咽了一口唾沫,大着胆子在石梁上站起身来,想将那黑猫重新捉下来,奈何胳膊没那么长,踮着脚尖虚空抓了几下也够不到。

  张小辫心下大急,额头上冷汗更多,只好低声央求道:”猫二爷,这可不是胡闹的地方,你快快下来,休要坏了三爷的大计……”

  可那黑猫蹲在屋顶的缺口旁,一边用舌头舔着猫爪子,一面在自己脸上抹来抹去,显得好不悠闲,两只黄金般的猫眼在月光下精光四射,似乎是有意与张小辫作耍,任你死求活告,就是不肯下来。

  张小辫在梁上动作稍大了些,他比不得真猫来去无声,不免扫落了许多塌灰,从上边落下殿中。那神獒正俯在石台上养神,耳听那两只野猫在殿顶闹得动静越来越厉害,又被许多灰土落在了头顶,不禁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恨不得生吞活剥了它们,可是腹中的狐丹是大补之物,一团燥热尚未化去,神情有些疲倦,始终昏昏欲睡,又自持身份,不屑于亲自去捉两只野猫,所以暗自隐忍不发,低吼声中龇了龇獠牙以示警告,便继续打起盹来。

  这一下险些将张小辫吓得魂魄出窍,急忙蜷作一团刺猬般伏在梁上,连口大气也不敢出,只剩下心里怦怦怦一通狂跳。他深知这鞑子犬神异非凡,天罗地网都罩不住它,只要使其感觉到稍微有一点不对劲,自己立刻就会被其撕成碎片。

  那黑猫本就胆小,也被吓得不轻,全身猫毛倒竖,当即就想开溜,张小辫暗自叫苦不迭,唯恐它就此逃了,赶紧从怀中摸出一个鱼肉馒头,将手举在半空,想引那馋猫下来。

  全身漆黑的月影乌瞳金丝猫与别的猫在习性上没什么两样,除了胆小好奇之外,最喜欢偷鱼吃腥,见了鱼肉馒头,顿时从嘴角淌下一串口水,两只黄金色的猫瞳盯在鱼肉馒头上看得直了。

  张小辫见这伎俩得逞,暗骂了一声”死馋猫,回头教你好看”,就把手中的馒头向下晃了一晃。谁知那黑猫是从骨子里惧怕鞑子犬,虽然目光紧跟着鱼肉馒头来回移动,却硬是不肯把身子向下挪动分毫。张小辫不免更是心急,又把举着鱼肉馒头的手向高处抬了抬,不料他在梁上伏得久了,使得全身血脉不畅,就觉得指头尖一麻,竟将馒头失手掉落,不偏不斜,恰好落到神獒的脑袋上砸了一个正着,惹得那鞑子犬嗷的一声恶吼,狂怒之下翻身跃起,像支离弦的快箭般,猛朝着石梁上扑来。张小辫惊得面如土色,暗叫:”糟糕!张三爷今天晚上要归位!”

  这正是:”凭君胸中有妙策,难防今夜祸一场。”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说。

Average Rating: 4.5 out of 5 based on 155 user reviews.

下一篇:
上一篇:

“”下有20条评论.
  1. 路人甲 says:

    急死了,为什么不带把枪…要我居高临下,一枪早没了…

  2. 豹猫 says:

    同意灯絲黃魚与箫筝的话,至于夜光精灵~0~,你TM就是个2!

  3. 小猫耳朵 says:

    夜光精灵~0~,就是那只吃死人的大汪汪,臭死了~

  4. Other胖子 says:

    你看不懂这本书的优点没人怪你,不喜欢这本书也没人怪你
    但是
    看不懂还大放厥词的,请你赶紧滚蛋
    不喜欢的,爱看啥看啥去,不喜欢还看这么远,看完还骂两句,欠抽吧?

  5. 神鳌 says:

    拜托,夜光精灵是在挺霸唱诶!

  6. 秦卿 says:

    那位叫“夜光精灵~0~”的书评人仕,你是不是以为你TM很有才?什么叫“PS:此言一出必定会有支持霸唱的社会败类…
    人类底部那层渣碎星子的炮轰拍板砖…
    甚至要求自己去写一本…
    或者什么脑残之类的话飙出…
    我们都是文明人…文明人不介绍诸位智商在阿甘之下的泼皮狗崽子攻击这条评论…”
    你是文明人你不屑于和我们这些你眼中的智商低下的人看同一种层次的书 为何还把在你眼中看成是垃圾书看到这一章节 你是吃多了还是找骂?
    还有 我想你的嘴一定是天天吃屎长大的 一嘴的屎臭,你无权左右全世界除你之外的任何一个的兴趣爱好 更无权说别人的爱好兴趣是低级 什么叫支持霸唱的就是社会败类?请问我们把社会怎么了?做了对社会有危害的事?你是给狗屎堵了眼睛还满嘴放屁吧?你即然自己满嘴放P说的话会招到别人的炮轰拍砖还在这里乱咬什么舌根?想成为名人?我告诉你 我们这些你所不耻的书迷 不会对你什么炮轰拍砖 只是觉得你这种人说话这么恶毒想必你家的家人素质也不过如此 如你这种不要脸还往脸上贴金的人 你全家该招死无葬身车祸天灾之祸。
    你说此文叙述之差 还说看到你骂霸唱写文垃圾的人一定会叫你自己写写看 你要是有两把刷子麻烦你就当真写给我们看?没种就不要当一位只会嘴上功夫的假斯文 看到你这种倒了祖上的脸面还不知廉耻真为你感到恶心。
    带上你的全家 赶紧要死就快点死 别在这丢脸现眼 找不自在知道不。

  7. 我也吹灯 says:

    小说乃消遣之物,不免有夸大和幻化之词,列位不要刨根问底,就好像名著《西游记》一般,难道你要去追问“猴子怎么会飞呢?一帮神仙还打不过一个猴子?”诸如此类的废话。请列位慎言

  8. 神鳌 says:

    不看可以啊~别污言秽语的骂霸唱了~避竟霸唱是我们这些人的…偶像

  9. 我是一片芒果,果果果。。。 says:

    鱼肉馒头:肉包子打狗,哥光荣了。

  10. 夜光精灵~0~ says:

    这篇章的前几份书评含量挺高…
    萧筝与灯丝黄鱼很棒…
    我也是爱猫发烧友…养过的猫把自己的手脚的指趾头加起来都不够数…所以猫的习性不会象人那么无聊…而书中所描述的大半都可推翻…
    霸唱还真是败类把猫儿描写地这般无用…若是作者自身真实写照的话那无话可说…
    见有好多书友坦言这书是垃圾…我也赞同…叙述风格差之又差…
    为着《鬼吹灯1.2》(第3部也是破烂…只是在文中加了前两位名人)是霸唱的作品耐着性子看这书到此已兴趣全无…
    果然是智商低下人士才适合继续看下去…
    PS:此言一出必定会有支持霸唱的社会败类…
    人类底部那层渣碎星子的炮轰拍板砖…
    甚至要求自己去写一本…
    或者什么脑残之类的话飙出…
    我们都是文明人…文明人不介绍诸位智商在阿甘之下的泼皮狗崽子攻击这条评论…

  11. 灯絲黃魚 says:

    恩,我也贊同箫筝的觀點。霸唱的文采確實與眾不同,而對敘事者敘事觀點的選擇與堅守,也無形中減輕了情節鋪陳的瑕疵。從《鬼吹燈》胡八一的第一人稱敘事,到《賊貓》中說書人般第三者的立場,都與題材和時代背景相契合。我不太喜歡文學評論,時有高高在上的姿態;但它縝密貼近的讀書方式倒是一優點。以文評對文學作品的要求來說,敘事觀點是結構上重要的一環,除了我、你、他等一二三人稱的觀點,還有一種全知全能般的觀點;而現在小說最常見的就是第一人稱和全知全能的觀點,最好發揮到氾濫成災。《鬼吹燈》明顯是第一種;《賊貓》則相當別出心裁,第一種(張小辮)和第三種(說書人)有侷限性觀點相配合,並非權威,所以情節不盡合理處盡可自行臆測;而張小辮小人物眼光的詮釋,和說書人比較有道德悲憫又說長道短的評價口才,又離現代的主流觀點有段距離,凸顯了時代背景的差異也增加詮釋的多元自主。

    唉,貓賊的建議也很警醒,網路小說的點閱率只怕也是很多寫手激情浮濫、只争朝夕的誘因啊ˊˋ

  12. 霸迷 says:

    切,说人家写的不好的人懂个屁,我看你多半就是看不懂这种白话文,就知道满篇大粗口的文章好,看不懂别报怨,这么简单还报怨,只能说明你小学语文没学好,一点文言就报怨~这篇文章虽然不比鬼吹有影响力,但是在文字水平个引人入胜的方面明显高多了,故事安排也紧凑了,说人家江郎才尽的人懂个吊,非让人家MLGB的骂人你们才说好?

  13. 傻逼一个.! says:

    .. 暗暗
    怎么哪些老朋友都不在了

  14. 箫筝 says:

    另外对于江郎才尽的说法,提作者解释一下,作者在后记中提到贼猫是和鬼吹灯同时创作的,没有前后之分,所以谈不上江郎采尽。鬼吹灯我还没有拜读过,贼猫确实很优秀。两篇文章一起创作的方式个人觉得值得商榷,但是对于有一定文学功底的人来讲,这种方式未尝不可。期待更多好文章那个杀青。

  15. 箫筝 says:

    首先说非常喜欢作者的文风和文采,软绵绵的言情,媚外的悬疑看得太多,作者的贼猫真如一股深山暗洞中的清泉,给我一种畅快淋漓的恐惧。
    但是不得不说美中不足,文中有些小小的常识性错误,也无伤大雅,盖作者对猫并未了解至入骨入髓的地步。如:猫并非不会水,只是不喜欢水,喜欢用沙洗澡,万般无奈之下也是可以游泳的;波斯猫奴熟识猫的生活习性,作为猫奴后人的林中老鬼用可以至猫死命的咸鱼咸肉喂猫,不合乎情理。
    此外每章的题目与故事情节并不十分相符,是否是全文完成后才加上去的?“空穴来风”一词常被世人用错,作者也不免在此折了个跟头。空穴来风:有空穴的地方,风就能透进来。比喻出现的传言都有一定的原因或根据,事出有因。(出自现代汉语规范词典)。作者“狐狸精善能迷人的传说,并不完全都是空穴来风的迷信观念,”中“空穴来风”的用法显然不太合适。
    不管怎麽说,贼猫是篇很优秀的文章,以上鸡蛋里挑骨头的评论,让大家见笑了。

  16. 猫贼 says:

    晕 不懂莫乱评
    这比鬼吹灯好,从故事结构,戏剧冲突的安排来说,是本区隔网络快餐的好书。
    希望继续努力,最好节奏上分个缓急,别图一时的点击率就更牛了!

  17. 看看 says:

    垃圾书失望

  18. 白浅 says:

    写得很好啊很精彩 哪有江郎才尽的感觉
    就是没那么直白吧 不爱看这类型的 难免

  19. 莫名其妙 says:

    非常期待作者能在写出一部和鬼吹灯一样的作品出来
    加油,天下霸唱。。。。

  20. 莫名其妙 says:

    作者真的是江郎才尽啊。
    真是文章已经一篇不如一篇了。
    让人觉得很可惜。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