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贼猫全集 · 古董局中局 · 民调局异闻录 · 藏地密码

贼猫

贼猫    作者:天下霸唱

  且说春秋战国时铸剑的剑炉,实际上应称剑室,殿内分做天地人三间,并有内外两层,外边围着耐火的窑砖,里面就如民宅一般,同样有铜梁石柱,内设取火煅造的内炉。那天炉出火,地炉聚精,人炉中必须有活人以命殉剑。在这座炉中,便有个剑师吊颈而亡,一缕英魂归入了剑气之中,空剩个躯壳悬了千年。

  张小辫哪知这些缘故,撞着剑炉中有个打秋千的吊死鬼,着实受了老大惊吓,当即就想缩身逃开,但手捧火筒子的亮光一晃,瞥见那吊死鬼身下,还倒着一个全身是血的人。张小辫眼尖,一看却是个脸熟的,非是旁人,正是松鹤堂铁掌柜家的老仆–老军铁忠。

  张小辫眼珠子转了两转,心想:”自打那天夜晚借宿槐园,铁掌柜和铁忠便下落不明,生不见人死不见尸,想不到铁忠老汉竟在此处。这事情蹊跷了,此人又是朴实良善之辈,三爷我怎可袖手旁观?”他稍一犹豫,就再次矮身钻过炉口,进到炉堂内对那吊死鬼抱拳道:”阴阳相隔,互不侵扰,咱们是井水不犯河水。”

  随后张小辫凑到铁忠老汉身边,伸手一探心窝,发觉还是热的,但全身血肉模糊,伤得极重,还发着高烧,嘴唇干裂,真是”身如五鼓衔山月,命似三更油灯尽”,眼见是活不久了。

  张小辫掰开铁忠老汉的牙关,把随身带的一葫芦清水给他灌了几口。那铁忠老汉饮得凉水,哎呀一声缓过气来,神志也渐渐清醒了些,恰似”寒谷遇得乍暖之春,死灰又有复燃之色”,但蒙眬中刚一睁眼,看见张小辫头上戴的猫脸面具,还以为山里的狸猫成了精,险些给当场吓死。

  张小辫赶紧把面罩推到头顶,问他何以落到如此地步。铁忠老汉见是张小辫,虽觉万分诧异,却没了惊骇畏惧之意,趁着回光返照心中明白,就强打精神,对他说起了来荒葬岭运尸的经过。

  原来那天张小辫和孙大麻子刚进灵州,把从瓮冢山里运来女尸带到松鹤堂药铺,换取了铁掌柜养在自家后院的黑猫。那铁掌柜是个识货的,从不做亏本的生意,他认得这僵尸是前朝的美人盂,由于生前死得冤屈,故而形骸不化,是黑市上难求的珍异之物。

  在最近几年,江南出现了许多修炼造畜邪术的妖人,趁着天灾人祸,做了许多天理难容的勾当。这伙人到处割取死人器官,把男阳、女阴凑成一副,即可配成药饵。随着邪术越练越深,到后来就需要僵尸和活胎童子,凡是含冤不朽的死尸,以及偷抢拐带来的小孩,还有产妇腹中的胎儿,乃至生产后的胎盘,都是此辈急求之物。

  自古战、荒相连,一打完仗便是赤地千里,粮食颗粒无收,死于战乱和饥荒的人不计其数,新死的人到处都是。但几百年前的古尸和童子胎男,可就十分难得了,于是就有人暗中偷挖盗拐来了,再转手贩卖给造畜之徒,从中牟取暴利。笑贫不笑娼的年月,赚这些丧良心的钱又算得了什么。

  铁公鸡虽然家大业大,但生性吝啬刻薄,对钱财求之无厌。他做的又是药材生意,对各路各码头的门道都熟,识得些穴陵挖坟的贼人,所以私下里做起了收购僵尸肉的生意,每当行货到手之后,就由他亲自带出城去卖掉。

  这些勾当都是暗中做的,连铁公鸡家中至亲至信的人都不得而知,只不过他身单力薄,独自一个人做不来,便每次都要带着自家的老奴铁忠。

  铁忠老汉初时并不知道究竟,一来二去时间长了,不免看出些端倪。他为人朴实忠厚,这遭雷劈的勾当如何敢做,连劝主家罢手,免得惹祸上身,咱们药铺有那么大的买卖,何苦担惊受怕做这等黑了心肝的生意。

  但那铁公鸡眼孔最小,只认得一个”利”字,虽然赚下了偌大家产,却把一文铜钱看得胜过身家性命,除了赚起钱来不择手段,对自家人也刻薄吝啬至极。每天早晨在床上一睁眼,他便先自恨恨流泪不已,感到胸中恶气难平,恨什么呢?只恨这天上日月星辰来回转,昨天吃过了饭,今天醒来却又要吃饭,什么钱都能省,唯独一日两餐不得不吃。

  那时候土财主和吝啬的生意人省起钱来,是各有各的招。别的咱就不提了,单说铁公鸡家金山银山,但一天早晚两顿饭,咸菜也舍不得吃,每年只买一条鱼,先拿大盐把鱼腌半个来月,直腌到能齁死活人,连馋嘴老猫都不敢偷吃的时候,才把咸鱼吊挂在饭桌上头。

  到了吃饭的时候,全家人每吃一口糙米饭,便抬头看一眼咸鱼,只看这一眼就能立刻咸到心窝子里去,然后赶紧往嘴里扒两口饭,这一年到头的菜钱算是省下了。直至大年三十的晚上,才把这挂了整整一年的咸鱼摘下来,拿水拔去盐分,由全家老少分而食之,年初一早上人人咳得都像是要变”盐巴虎”①。

  此事在旧社会并非罕见,只因这些守财奴们,深知钱财来得实在太不容易,每一个大子儿都是处心积虑千方百计抠出来的,所以除了暴发户,大多数富户都极其吝啬,把钱财二字看得大过了天。他们多认为钱财最是具有灵性,唯有对其宝惜备至,钱财才会甘心跟着他走。倘若是拿钱不放在心上,这手接来那手去,必然要触怒了财神老爷,岂肯再把钱送到他这里来?故此不吝不富,只要是吝啬的人家,一定都是富户。

  像铁公鸡这等人,就是个一毛不拔的吝啬人家,整日里算计着怎样有进无出,却应了”有命赚钱没福消受”那句老话了,只要是有利可图,把自家老父切开来卖也心甘情愿,怎会把家仆铁忠的话放在心上。

  铁忠祖上世代为仆,以往对主家吩咐下来的事情,绝不敢说半个不字。他劝了铁公鸡两回无果,愁得整宿整宿睡不着觉,正不知所措之际,掌柜的又招呼他晚上干活,只好硬着头皮前去。二人在密室里把美人盂剔剥了,碎骨拿到炉中烧化,只把尸皮尸肉,还有那女尸脑壳装到一个皮口袋里,趁着无人知觉,翻墙离开药铺。铁公鸡先前拿几副假药买通了一伙巡城的团勇,打开了灵州城的水门溜出来,在月黑风高中一路赶奔荒葬岭。

  铁公鸡对此地道路不熟,但他也知道山谷里全是野狗,不敢贸然进去,取了个白灯笼打在手中,站在山前等了良久,就见山谷里出来一只秃尾老狗。这狗似乎是个领路的”线伙子”,望了望山前的两个人,便转过身摇头摆尾地往里去了。

  铁公鸡赶紧让铁忠背起装满尸块的皮囊,跟着秃尾狗进了山谷,越行越深,最后到了一个洞窟跟前,只见有条全身白毛的哈巴狗,趴在地上守着一口钱箱,里面全是金条银锭,不仅有咱们国朝的纹银,更有许多海外才有的”金洋钱”。

  铁掌柜还是初次到这荒葬岭来交易,只听牵线的说”白爷”要看货,他还道和以前一样是与某人做生意,谁知山谷中不见半个人影,莫非此狗便是白爷?铁公鸡心想我管你是人是狗,有钱即是爷了,于是当着白毛哈巴狗的面把皮囊打开,取出美人盂的头颅摆在地上。

  那白毛哈巴狗到近前来嗅了几嗅,便用狗爪子从箱中拨了两根金条出来。铁公鸡连连作揖:”谢白爷打赏。”然后走上两步把金条捡起来揣在怀中。

  铁忠老汉平生从未见过如此诡异的情形,真是可煞①作怪了,世间哪会有这等事!不禁担心是遇着山里的妖物了,忙扯着铁掌柜的衣袖,劝他拿了钱就赶紧回去。谁知铁公鸡见了钱就动火,况且看这山中无人,只有条白毛哈巴狗看着一大箱金银,尤其是那些金洋钱,金灿灿的好不晃人眼目,一股贪念在肚肠里辗转了几番,就涌上来再也按捺不住,有心把钱箱子据为己有。

  铁公鸡刚捡了一石头在手,想要绕到背后砸死那白狗,却突然间从山上跃下一头巨犬,竟有驴子般大,背上生满了血斑,裹着一阵阴风扑将下来。它将铁公鸡放翻在地,就如同是”出林恶虎啖羔羊,半空皂雕追紫燕”一般,哪容铁公鸡有半分挣扎,眨眼间便已从胸膛里掏出血淋淋一颗人心。

  可怜铁公鸡巴前算后,一辈子省吃俭用,忧烦操劳,使尽了心机,最后却落得个如此下场,真不知他”到头把命丧,辛苦为谁甜”?铁忠老汉在旁看得呆了,他曾多次在城里处决死囚的法场上,亲眼见过这头巨犬,被民间百姓呼为神獒的便是,心里着了慌,直顾着逃命,不料一脚踩空,翻着跟头落进剑炉石屋。

  铁忠滚落进来就把腿摔断了,身上被石头划得鲜血直流,侥幸钻进剑炉,挡住了狭窄的炉膛口,才得以留下性命。他打更寻夜的时候,身上会带些干粮和水,便借此维持,勉强活到现在,已是寸步难行,堪堪废命。他自己心里也清楚,肯定是活不了多久了,临蹬腿闭眼之前没别的挂念,只恳求张小辫行个方便,务必给铁掌柜家里人带个讯回去,好让他们知道掌柜的没了,连尸首也被狗子们啃净了,赶紧请和尚法师给做回水陆道场超度亡魂,再置办个衣冠冢,免得让主家做了孤魂野鬼。

  铁忠老汉双眼目光渐渐涣散,等他断断续续地交代完了,已然是气若游丝,终于一口气转不过来,当着张小辫的面呜呼哀哉了。

  张小辫暗自心惊,没想到松鹤堂药铺的铁掌柜,竟和造畜的妖邪之辈有勾结,另外林中老鬼可没交代荒葬岭中有个什么看守钱箱的白毛哈巴狗,那擒杀神獒的勾当到底行得行不得?脑中胡思乱想了一阵,便对着铁忠的尸体拜了两拜:”铁老军你如在天有灵,可得保佑张三爷平安回去,否则你和铁掌柜可就含恨沉冤,死得不明不白了。”

  就在这时,忽听山谷中大群野狗一阵狂吠,声音由远而近,来得好快。张小辫心知有异,急忙吹灭了火筒子,顺着剑炉炉壁爬到石屋高处,借着月色偷眼观看山中动静。只见那群荒葬岭中的野狗们,不知是从哪片坟茔堆里撵出一窝狐狸,共是三大一小,其中一条老狐狸,把个小狐狸叼在嘴里,正自没命介地狂奔逃命。据说世间万物,除人之外,唯有狐狸最灵,故有狐魅之称,纵然是机警迅捷的猎犬,也难以轻易捕捉到它们,谁知竟会被野狗们追得走投无路,直投荒葬岭山谷中的绝路逃来。

  正是:”说出事迹惊天地,道破行踪震古今。”毕竟不知后事如何,且听《贼猫》下回分说。

Average Rating: 4.9 out of 5 based on 228 user reviews.

下一篇:
上一篇:

“”下有29条评论.
  1. 11111111 says:

    那些说不现实的,这本身是艺术有夸大的成份。就像周拔皮为了让长工多干活半夜起来学鸡叫一样!说现实的我奶奶曾经说过六一二年的时候过年全家分了二两肉放瓷盅里,年三十晚上边烧火边捉里面的蛆虫,还很高兴吃肉了!村长去开会刚好死了头牛吃牛下水吃的叫香,吃完才发现碗底还有牛粪!富人出门拿一块都臭了的肥肉往嘴唇一摸搞的油光水滑的!

  2. 听书的人 says:

    正是这种独特的语言风格吸引我读到这~
    搞不懂为什么总有那么几个人对这种极富文化底蕴的语言文字有那么多的意见……

  3. 猫少卿 says:

    还是不建议没有初中文化水平、对古典文学也一窍不通的人来看。
    越无知越爱BB。
    一般看到有点看不懂的,难道不是都会反省是自己文化水平不够吗。第一次看到有人说文绉绉看的心烦,先让我笑会儿哈哈哈哈哈哈。
    没文化可以多看书,但要是这点程度的都看不懂,就不是没文化是没常识了。
    实在不是你的文风可以不看嘛,可能本身市场定位面向的读者群就不包括你呢?

  4. 阿飞 says:

    霸唱,这种评书式的言语都快消失了,谢谢你又上它们放出一些光彩

  5. 不好看请走 says:

    这么好看的书你们还要挑三捡四,这么爱挑不如去看《盗墓笔记》好了,让你挑个够。

  6. 路人甲 says:

    世间居然有这种人,有钱不用,那钱与屎有什么区别呢?钱只有花了才是钱,不用永远都是费纸!

  7. 泥腿子 says:

    描写守财奴那段简直是入木三分!!

  8. says:

    不孬看 越看越好看哈

  9. 豹猫 says:

    鱼儿要吃猫说:-2009-03-14-

    作者难道是在买弄你的文采
    敢情想和鲁迅赛赛
    整篇的文皱皱,看得人头皮发麻

    风格懂不?

  10. 豹猫 says:

      但那铁公鸡眼孔最小,只认得一个”利”字,虽然赚下了偌大家产,却把一文铜钱看得胜过身家性命,除了赚起钱来不择手段,对自家人也刻薄吝啬至极。每天早晨在床上一睁眼,他便先自恨恨流泪不已,感到胸中恶气难平,恨什么呢?只恨这天上日月星辰来回转,昨天吃过了饭,今天醒来却又要吃饭,什么钱都能省,唯独一日两餐不得不吃。

      那时候土财主和吝啬的生意人省起钱来,是各有各的招。别的咱就不提了,单说铁公鸡家金山银山,但一天早晚两顿饭,咸菜也舍不得吃,每年只买一条鱼,先拿大盐把鱼腌半个来月,直腌到能齁死活人,连馋嘴老猫都不敢偷吃的时候,才把咸鱼吊挂在饭桌上头。

      到了吃饭的时候,全家人每吃一口糙米饭,便抬头看一眼咸鱼,只看这一眼就能立刻咸到心窝子里去,然后赶紧往嘴里扒两口饭,这一年到头的菜钱算是省下了。直至大年三十的晚上,才把这挂了整整一年的咸鱼摘下来,拿水拔去盐分,由全家老少分而食之,年初一早上人人咳得都像是要变”盐巴虎”①。

    我擦,这么活着有毛意思

  11. 小猫耳朵 says:

    小狐狸。。。来,猫大仙这里,猫大仙忽悠你们。。。不对,是护佑,护佑哈~

  12. 花蛋 says:

    没事就蹦出来几句古文,看的人头大。还有,哪个傻避说没文化就不能看书?你父母没文化,怎么给你起的名字?

  13. 我是齐天大圣 says:

    写的不如鬼吹灯好

  14. 凌迟 says:

    不怕没文化,就怕没知识
    没知识还学人来看书…作孽…

  15. 神鳌 says:

    莫名其妙,我发现你他妈后面的评论都有出来骂!啊你他妈不看就滚!别打扰我们看书!

  16. 保卫祖国 says:

    底下看不懂的就别看了,还打油诗呢,都是小孩子吧,回去问下你爸爸那一辈,说评书的,讲书的是个怎样程序,再来丢人现眼倒也不迟。

  17. 太可怕了 says:

    这个铁掌柜跟《三个火枪手》里面的那个女人吝啬程度有一拼

  18. 一群傻逼 says:

    忍不住又要草你们这些傻逼了!卖弄你麻痹的文采啊,傻逼,文盲一个还装懂的!
    什么叫“不伦不类的打油诗”?傻逼一个!你TMD文采好,看过红楼梦没?那里面也有“打油诗”,也如你所说,也是“不押韵”的——超级傻逼一个!

  19. 说书的 says:

    大爷的..写书的抢我说书的词…

  20. 我是一片芒果,果果果。。。 says:

    绳子:我容易嘛我?整个吊死鬼搁我这一吊就是千年,还不给加班费的。。。

  21. 曹玄德 says:

    这铁公鸡写得实在是太夸大其词了,世间这么会有如此吝啬之徒呢?逻辑上说不过去嘛!

  22. 灯絲黃魚 says:

    這種半文半質兼俗兼真的語言、小人物細膩刻劃、主線串起的鄉野奇譚所營造出的時代氛圍,正是霸唱最特別而不同於其他同類小說的地方啊。像宋瓷的工藝水準比之現代眼光,可能覺得碗口瓶身不夠精準圓滑、釉色素不夠潤,但經得起行家以歷史文化藝術來批判鑑賞;退一步來說,作品質骨形神出來了,其他的錯字、情節銜接等校訂審修,就比較偏技術問題了;來日方長,大可等霸唱年紀大了再慢慢磨─在此之前,就努力多出幾本吧!:P

  23. 傻逼一个.! says:

    我 猫哥 没来?

  24. 阅遍盗墓第一人 says:

    写的确实不错 但是奇怪作者为什么每篇文章总要硬塞进去几句不伦不类的打油诗呢?你写的对仗也行啊,最可气的是没辙没韵啊!

  25. 伤心者 says:

    总的来说比不上鬼吹灯来得刺激。

  26. 猫贼 says:

    很好啊 很有看头

  27. 小白__徐俊 says:

    写的很不错啊。。

    很有感觉。

  28. 莫名其妙 says:

    这部贼猫可比上已部鬼吹灯差得多了,确实是太过于文绉绉的了。让人看得心烦。

  29. 鱼儿要吃猫 says:

    作者难道是在买弄你的文采
    敢情想和鲁迅赛赛
    整篇的文皱皱,看得人头皮发麻

发表评论